晏同明秋闱没能高中,今年的春闱,与晏家没大关系;安国公府最关注的是二月十六,傅时卓小朋友的周岁生辰。

  周岁抓周:“观其发意所取,以验贪廉智愚,命之为试儿。”

  清晨起来,晏萩给卓儿穿上崭新的大红绣团云纹锦袍,戴上六合帽。胖嘟嘟的卓儿肤色白净,穿红色是最醒目的。

  “娘的乖崽好俊呀。”晏萩亲了亲他的脸颊。

  “啵啵。”卓儿噘着小嘴。

  晏萩笑,凑过去,让他亲。卓儿在他娘的脸上,涂满了口水,乐得咯咯笑。

  “坏小子。”晏萩轻拍了拍他的肥屁屁。

  傅知行走了进来,“怎么了?”

  “看看你的好儿子,弄得我一脸口水,你抱着他,我去洗脸。”晏萩把卓儿塞给傅知行。

  傅知行上下掂了掂儿子,“不许欺负我媳妇。”

  卓儿听不懂他爹说什么,以为在逗他玩呢,兴奋手舞足蹈,“爹爹,爹爹。”

  晏萩洗了脸,叫上父子俩,就往正德堂去。老国公、澄阳大长公主、安国公、韩氏、晏四爷、南平郡主等人都在厅中,还有许多观礼的宾客。

  堂中摆着个大案,案上放着笔墨纸砚、钱币、经书、秤尺、算盘、绶带、玉弓、玉刀、玉剑、小食盒、墨斗、安国公的私章等物。见两人抱着孩子进来,澄阳大长公主笑道:“把卓儿放上去吧。”

  傅知行把儿子往案上放下,卓儿坐在不动,东张西望,见周围平时抱他的人,今天都不抱他了,瘪着小嘴,一脸委屈。

  “卓儿,拿东西,拿东西啊,喜欢什么拿什么。”澄阳大长公主、韩氏和南平郡主都笑呵呵地道。

  晏萩拍拍手,“卓儿乖乖,拿东西给娘。”

  卓儿听懂了给字,在大案爬动起来,挑了玉剑和毛笔。

  “小公子左手剑右手笔,以后必是文武双全。”大家称赞道。

  安国公开心地把孙子抱了起来,“乖孙。”

  卓儿急了,他拿的东西是要给娘的,一着急,就喊了出来,“娘。”

  “小公子口齿真清晰,这声娘喊的字正腔圆。”有人赞道。

  晏萩笑道:“父亲,卓儿怕是饿了,我送他回院子去。”

  抓周礼之后,就是宴请宾客,这就与傅时卓小朋友无关了。安国公府今天摆了六十六桌,取六六大顺之意。晏萩把儿子送回蒲磐院,才出来给宾客们敬酒。

  女眷们纷纷向她道贺,“小公子真是聪明又机灵。”

  “谢谢。”晏萩客气地回应,夸她儿子她高兴呢,即便是客套话。

  果酒的度数不高,但一杯杯敬下来,晏萩已然微醺,好在,也快散席了。送走宾客,韩氏见儿媳眼神迷离坐在椅子上傻笑,赶忙道:“无咎,送潇潇回房歇着去。”

  傅知行半拥着晏萩离开,晏萩噘着嘴告状,“她们以为我没听到,其实我听到了,她们说我提前教卓儿抓东西,我才没有呢。”

  “她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傅知行淡然道。

  晏萩气哼哼地道:“她们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。”

  傅知行继续安抚妻子,“嫉妒作祟,无须理会。”

  “抓样东西就能定终身,那还读什么书,习什么武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吾家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美利坚财富人生只为原作者夜纤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纤雪并收藏吾家娇女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