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觉得鹤倾城出现在这里,大概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云家还是没有放弃让云懿和鹤倾城联姻,想让鹤倾城来接云懿走,把在医院发生的事再来一遍。

  所以宁乔乔才把云懿和郁少寒的关系说出来。

  鹤倾城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:“怎么办呢,被你看出来了,我真的是来娶她的。”

  宁乔乔:“……”

  云懿连个眼神都没给他。

  郁少漠则是一如既往没有反应,这些事他一点都不关心。

  宁乔乔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,眼神定定的看着鹤倾城:“你不是在说认真的吧?”

  “我是认真的。”鹤倾城看着她。

  宁乔乔:“……”

  “其实我这次来的另一个原因:就是带走云懿,让她和我结婚。”鹤倾城道。

  云懿终于朝他看过去了,不过眼神很冷:“你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。”

  “那是因为我刚才还没说完。”鹤倾城耸了耸肩。

  云懿脸色难看了几分。

  宁乔乔视线在鹤倾城和云懿之间来回打转,不知道他们刚才说了什么。

  “你刚才说这是你来这里的另一个原因,还有一个原因是什么?”郁少漠面无表情地道。

  鹤倾城朝他看去,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:“杀了他们。”

  “他们是谁?”宁乔乔莫名其妙地道。

  “一个在你身边,一个在里面抢救室。”鹤倾城朝她道。

  里面抢救室那个自然不用多说,是郁少寒。

  宁乔乔下意识去看身边的郁少漠,又听见鹤倾城道:“别看了,我吃饱了撑得去招惹贺家,不是这边这个,是你身边另一个。”

  宁乔乔又转过头看向云懿,皱了皱眉,一脸莫名其妙:“什么意思啊?”

  顿了顿,她看向郁少漠:“什么意思啊?”

  郁少漠捏了捏她的小脸,低沉宠溺地声音道:“他来的目的有几个,如果能直接把云懿带回云家是最好,如果不能就杀了郁少寒带走云懿,再不能就把他们都解决了,当然,如果带走云懿的时候解决了郁少寒或是我,都是一个不错的收获。”

  说完,他像是哄小孩似的拍了拍宁乔乔的头:“明白了吗?”

  宁乔乔点了点头,转过头看向鹤倾城,眼神中多了几分冷,几分审视:“你收了云越承的钱?”

  看吧,他就知道,她一定会是这样的表情。

  如果说宁乔乔刚才看到他时的反应还像在和‘老朋友’说话,那现在就是将他划到‘敌人’的阵营了。

  她总是这样爱恨分明。

  “嗯,收了。”鹤倾城点头。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宁乔乔没有说话了。

  走廊上一阵沉默。

  他们站在一边,鹤倾城独自一人站在另一边,中间不过五六步的距离,像是两个世界。

  “不过我没打算这么干。”鹤倾城看着郁少漠:“听说你现在已经是贺家家主了,我们换个地方谈?”

  宁乔乔转头朝郁少漠看去,郁少漠低下头捏了捏她的小脸,示意她放心,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:“好。”

  说完,他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,鹤倾城也抬脚跟上,经过宁乔乔时他停了一下,顿了顿,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伤害他。”

  宁乔乔抬起头朝他看过去,鹤倾城已经抬脚离开了,只留给她一个背影。

  该怎么说呢。

  明明早就决定好了,与她就当陌路人。

  结果……

  还是不忍心看她担心。

  就当是最后一次吧。

  虽然这句话他都不知道提醒自己几次了!

  “宁小姐,你别担心,鹤倾城不会对郁先生怎么样的,他再厉害也是一个人,不会做这么蠢的事。”

  云懿道。

  宁乔乔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  就算鹤倾城要动手,也不敢这样大摇大摆动手。

  “云懿,你……”宁乔乔看了看她,从包里拿出湿巾,帮她擦手上的血迹:“你还好吗?我听人说你们在商场遇到袭击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  云懿摇头:“事情发生的很突然,除了是云越承派来的人,其他的我一无所知。”

  宁乔乔眼神一冷,皱着眉道:“你别担心,这件事郁少漠他们会解决的。”

  云懿摇了摇头,眼神闪烁地看着她:“你不知道,是我不好,他是替我挡枪才会受伤的。”

  宁乔乔愣了下,伸手将云懿抱住:“不是你的错,是云越承的错,你冷静一点,郁少寒没事的,不会出事的。”

  “咔嚓。”

  就在此时,抢救室的门忽然打开。

  云懿浑身一震,起身跑过去,焦急地朝医生道:“医生,他……”

  “病人的手术进行得很成功,他已经被送去病房了,你现在可以去见他。”医生说道。

  “谢谢谢谢谢谢……”

  云懿一连声的道谢,转身就朝电梯跑去。

  很快,来到病房外。

  病房门没有关上,只见郁少寒静静的躺在病床上,闭着眼睛一动不动,两名护士在一旁给他打点滴,连接各种仪器,从她们身影间隙可以看到郁少寒苍白的脸颊。

  “进去吧。”宁乔乔在她身边道。

  云懿眼神闪了闪,轻轻摇了摇头:“我想去上卫生间。”

  “那好吧,我先进去。”宁乔乔道。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云懿点了点头,抬脚朝另一边走去。

  来到走廊拐角处,她拿出手机,找到一个号码拨出去。

  “请问是哪位?”很快,电话里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。

  “是我,把电话交给云越承。”云懿声音冰冷地道。

  “云小姐?你……”

  “我没有时间跟你废话,把电话交给他!”云懿声音冰冷地道。

  对方讪讪地笑了下,过了一会,听见云越承的声音:“宝贝,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”

  “云越承,看来你的手下死的还不够多是吧!上次在夜市的损失,并没有让你疼,你还敢送上门来。”

  云懿冷冷地道。

  电话那边,云越承沉默了一会,传来他阴恻恻的声音:“宝贝,你的语气嚣张了不少,看来郁少寒他们给了你勇气,嗯?”

  “呵。”云懿冷笑一声:“我今天给你打电话不是跟你废话的,而是有句话要告诉你。”

  “哦?什么话?”

  “你把我惹毛了!”

  云懿说完,直接挂了电话,紧紧握着手机,眼里闪过一抹寒芒。

  以前她以为只要自己坚持不回云家,他们拿她没办法,就不会管她了,现在她才知道这个想法是错的。

  她不可以再让郁少寒为她再受伤一次。

  “云小姐,你怎么在这,大少爷醒了,他要见你。”大成快步走过来道。

  云懿回过神,点了点头,收起手机朝病房走去。

  “恭喜啊,今天也算是当了一回护花使者。”病房里,宁乔乔坐在沙发上削苹果。

  云懿走到门口,脚步停了一下,眼睛直直地看着病床上的郁少寒。

  郁少寒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朝门口看过来,眼神定定的落在她身上,薄唇勾起一抹浅笑。

  宁乔乔看了他们一眼,拿着苹果站起身:“好了,既然云懿来了,那我就先出去了,你们慢慢聊。”

  说完,她抬脚朝门口走去,将还站在门口的云懿往房间里推了推,伸手将门带上。

  房间里忽然安静下来,只有仪器发出滴滴的声音。

  “你要一直在门口站到什么时候?”郁少寒看着她道。

  云懿愣了下,眼神闪了闪,抬脚朝病床走过去,走到床边坐下。

  “你坐那么远干什么?我又不会吃了你,过来。”

  郁少寒紧紧注视着她。

  云懿又往他面前挪了一些。

  郁少寒大手抚上她的脸颊,注视着她道:“吓到你了,是不是?”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萌妻太可口:总裁,请克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美利坚财富人生只为原作者夜小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小燃并收藏萌妻太可口:总裁,请克制最新章节